BREAKING NEWS

焦点:俄乌战事对冲中美政策背离风险 避险资金加持人民币一枝独秀

路透北京3月2日 – 俄乌战事硝烟弥漫、前景难卜,避险情绪持续笼罩全球金融市场,但人民币却意外获得避险资金“加持”走出了“一枝独秀”的行情,在不断刷新近四年高点的同时,也在逐步接近“8.11”汇改前的水平。

资料图片:2016年1月,人民币和美元纸币。REUTERS/Jason Lee

战争情势下,安全性在资产配置的考量因素中升至首位,而较高的经济增长水平、政策金融环境的稳定性以及较低的地缘政治风险,使得中国被视作规避风险的“港湾”,这也一定程度上缓和了前期市场对中美货币政策分道扬镳带来的潜在风险,比如外资流出及人民币贬值压力。

同时,俄乌冲突也将扰乱全球供应链及经济复苏进程,市场对主要经济体央行的激进加息押注减弱,而中国央行无论是继续宽松以支持经济增长,还是暂观望以为战争的不确定性未雨绸缪,都更显游刃有余。

“从相关数据来看,没有明显的欧洲主权资金买入的迹象,更可能是一种资金用于避险的交易行为,”一位资深市场人士称。

FOST首席研究员冯建林对路透表示,资金在全球市场的配置会综合考虑利差、汇差和安全性。在俄乌冲突升级之前,资金对安全性的需求并没有特别突出,而之后对安全性就超过了对收益的需求。

他进一步指出,俄乌冲突影响美国经济复苏,美联储加息步伐料放缓并拖累美债等收益率表现;而中国虽然资本项目未实现完全可兑换,但从全球范围看,中国仍保持着相对较高的经济增长水平,地缘政治风险低,且国债等资产收益率偏高,因此被视作“避风港”。

“外面太乱了,这时候人民币就显得相对稳定,”一位机构人士表示,同时主要经济体央行都在加息,不论是买债券还是买权益类资产都不靠谱,人民币资产因而受到青睐。

“外资到中国可以买点短期限国债,这要比10年期美债收益率高,”他称。

**中国央行:可守亦可攻**

今年以来,随着中国央行不断出台宽松举措以及市场预期美联储将加快收紧步伐,使得市场对中美货币政策背离导致的潜在风险颇有担忧,如外资的大幅流出以及人民币较大的贬值压力,但如今来看,这些担忧已不足为虑。

分析人士认为,不论是俄乌冲突还是美联储放缓紧缩步伐,虽然都不会明显影响中国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时间和空间,但确实给予中国央行“可守亦可攻”的有利环境。

冯建林表示,最新公布的PMI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基本陷于停滞状态,预计3、4月会出台进一步宽松举措,如进一步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降低MLF(中期借贷便利)等政策利率,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在近日发布的报告中指出,人民币的强势暗示着中国央行很可能暂时不会像市场预期的那样大幅放松政策,从而为战争不确定性扩散时未雨绸缪,留下货币保险的空间。

“人民币不断走强,…这表明央行正因循着自己的步调不疾不徐,‘以我为主’,为突发事件留出政策余地,”洪灏称。

他进一步指出,如若中国央行稍后果真大幅放松,此举则应被视作一项使中国经济免受外部不确定性拖累的保险政策,这样的宽松政策将是示警的红灯,目的更多是为缓冲经济和市场下行的压力。

亚特兰大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博斯蒂克(Raphael Bostic)周二表示,美联储面临的经济形势已发生“很大”变化,油价和潜在的供应链冲击,决策者将不得不考虑。

货币市场目前预测,美联储今年加息总体上将少于六次,每次加息幅度为25个基点,而2月中旬时的预期是共计收紧175个基点。

宏利投资管理周三称,俄乌冲突使其更加确信全球经济上半年将陷入滞胀,下半年重返“舒适圈”的机会不大;预期加拿大央行、英伦银行及欧洲央行的取态将转趋温和,尤其是正在评估滞胀动力的欧洲央行,欧洲未来数年陷入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将会增加。

**人民币劲升遭“拦截”,但强势料延续**

春节前夕市场普遍认为节后人民币面临回调压力,除了中美政策取向相悖外,季节性的结汇需求将趋弱以及中国外贸景气度转淡,亦是重要影响因素。

不过,节后持续偏强的客盘结汇以及俄乌冲突升级后的避险买盘,令人民币冲破前期重要阻力位6.32,之后连续两日在6.31附近遭遇国有银行强力美元买盘,目前美元/人民币稳定在6.31关口上方,而美指已开始向98关口攀升。

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疫情叠加俄乌冲突有利于中国维持产业链优势,出口形势优于此前预期,人民币强势料延续。

“中美政策背离下人民币有点尴尬,但现在外围市场风险明显高于中国,就没那么尴尬了,体现出来就是允许升值的幅度和政策容忍度就会更大一点。”前述资深市场人士称。

一位接触多家外贸企业的银行人士认为,短期人民币仍存在一定的升值压力。从疫情方面看,今年一季度奥密克戎感染人数大幅增加,这意味着中国产业链和出口优势会继续保持;外部风险事件冲击人民币会略微走贬,“但一贬客盘的结汇需求就出来了”。

“人民币走势短期还要看俄乌冲突如何演变,”一中资行交易员称,近期人民币偏强势,但过快的升值可能并非监管层乐见,进一步走升的空间受限。

对于市场津津乐道的人民币的避险属性,市场人士认为,这可能只是战时特殊时期的反应,难言人民币自此成为避险货币。

上述交易员称,目前市场交易逻辑从出口及国际收支转向地缘政治冲突下的避险情绪,属于短期干扰项,人民币目前具备的避险性质只存在于当前时点。(完)

(路透新闻部周静远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