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焦点:中美利差逾10年后或再倒挂 外资持债逆风难撼中债“以我为主”

路透上海3月29日 – 近来美债收益率快速上扬,令中美利差是否会在逾10年后再现倒挂成为关注焦点。分析人士认为,中美利差收窄料在短期令外资积极性受挫,但剔除通胀后实际利差仍高,加之人民币汇率走势偏稳,人民币债券长期吸引力犹在,外资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债市。

资料图片:2017年6月,人民币和美元。REUTERS/Thomas White

他们并称,考虑到外围俄乌冲突持续,地缘政治风险未消,中国国内疫情形势严峻,经济下行压力不减,政策宽松步伐未止,“以我为主”的国内债市向好空间犹存。

“当下中美两国基本面和货币政策位置分化,中美利差可能继续收窄,甚至可能出现倒挂。”兴业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中美利差可能不是影响外资买债的唯一原因,韩国和泰国的经验表明,即使和美债的利率出现倒挂,外资仍可能维持净流入的态势。

他们指出,影响外资买债的主要因素是全球无风险利率和风险偏好。当下美联储加息+俄乌冲突的背景下,外资回流美国是正常现象。

“外资在中国债券市场的份额仍然较小,外资流出可能对国内市场情绪造成扰动,但外资并不决定国内债市的走势。”他们称。

中美10年国债指标券、最新买卖平均值分别为2.8030%和2.4901%,利差近31个bp,创下逾38个月新低。中美10年国债收益率最近一次倒挂在2010年5月。

美联储大幅加息预期不减,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差急速收窄,叠加疫情蔓延可能冲击中国出口,此前维持两年的优势可能逐渐丧失的担忧可能会让人民币逐渐转向,虽然短期在岸人民币表现仍偏稳,但分析人士也指出,人民币弹性上升才能更从容应对资本流动的冲击。

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团队报告指出,如果中国央行放松,美联储收紧,那么中美利差可能会在二季度出现倒挂,目前中美2年期国债和5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已经接近倒挂。虽然中美名义利差越来越接近甚至倒挂,但中美的实际利率利差仍处于历史高位,使得人民币在贸易逻辑上仍相对于美元有吸引力,不会出现人民币大幅贬值或者明显的资金外流。

他们并认为,俄乌事件可能触发其他国家央行增加人民币作为外汇储备,分散化外汇储备的配置,中长期有利于境外资金增持中国债券。

中美10年国债利差前一次利差低点出现在2019年1月,约30个bp;在2020年11月创下本轮250个bp左右的高点后一路下探,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已跌去超过200个bp。

以下为中美10年国债利差走势图:

tmsnrt.rs/3IOpjP9

**货币政策“以我为主”大原则不变**

市场人士称,对于国内债市而言,中美利差并不是主导因素,疫情扰动下经济下行压力不减,政策宽松仍有期待,债市向好空间犹存;此外,虽然人民币暂时无贬值风险,但短期或承压,叠加中美利差压缩,或继续打压外资短期持债热情。

华泰证券固收研究团队认为,中美利差收窄还不是国内债市的主导因素,当前融资需求不足,房地产仍在下行周期,应对三重压力是主线,最关键的是汇率还没有出现大幅贬值风险,货币政策以我为主大原则不变,短期需要关注外资行为、短端利差收缩甚至倒挂制约国内货币政策等扰动。

“中期值得警惕的情景是,美国经济如果韧性超预期并持续加息,中国货币政策重心会否因此而转移,目前的概率还不高。”他们表示。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周一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确定实施大规模增值税留抵退税的政策安排,为稳定宏观经济大盘提供强力支撑。部署综合施策稳定市场预期,保持资本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加大稳健货币政策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长城证券首席债券分析师吴金铎认为,中美利差并不必然带来海外资金流出中国债市。从交易层面看,主要看人民币远期升水还是贴水,升水的幅度是否能抵消利差收窄的幅度。如果人民币兑美元远期升值,足以抵消中美利差收窄幅度,那么持有人民币债券还将是有利可图的。

“不过在当下人民币兑美元可能阶段性承压,加上利差收窄,海外机构持有中国国债的规模或有所缩水。”她称。

路透根据中债登数据计算,境外机构投资者2月减持中债登托管债券669亿人民币,为2018年11月以来首度减持;其中减持国债354亿元,为2021年3月以来首次减持。

吴金铎表示,配置的角度看,1月下旬以来扣除通胀之后的10年期美债实际收益率保持在-0.5%左右,与中国为正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相比并不占优势,因此海外机构对中国国债的配置盘将保持稳定。

她并预计,利差收窄对国内债市的影响比较有限,去年12月以来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保持在2.8%左右。中国债市还是国内影响因素占主导。预计因上海等地本土疫情严峻,中国10年国债收益率4月或有小幅下降。

上海实施以黄浦江为界分两阶段封控筛查后,周二公布单日新增本土阳性病例近4,500例,续创新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