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多部委聚焦动力电池价格上涨:锂资源供需平衡或在两三年内恢复

锂资源紧张是短期问题还是长期问题?价格上涨何时能够缓解?电池企业和主机厂如何应对?政府部门又如何保障产业链安全?只有解决一系列问题,中国新能源汽车才能延续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良好发展态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的上涨,正由上而下引发连锁反应,困扰着整个行业的参与者。

电池企业迫于成本压力,调整供货价格;整车企业一边忙着与动力电池企业商谈价格,一边也要警惕动力电池供应的不足;消费者则需要用更高的价格,购买新能源汽车。

对进入市场化新阶段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来说,原材料价格上涨让新能源汽车购买门槛突然变高,有可能劝退部分消费者,这是一个未知的变量。

在3月25日至27日举行的2022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原材料价格上涨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成为今年春天整个行业的焦点。

锂资源紧张是短期问题还是长期问题?价格上涨何时能够缓解?电池企业和主机厂如何应对?政府部门又如何保障产业链安全?只有解决一系列问题,中国新能源汽车才能延续过去多年积累下来的良好发展态势。

实际上,相关政府部门已经注意到锂材料价格上涨对新能源汽车产业带来的冲击,并明确表态对该问题的关注。百人会论坛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当前动力电池原材料大幅涨价问题需要高度关注,认真研究解决。他提到,将适度加快国内资源开发进度,坚决打击囤积居奇、投机炒作等不正当竞争行为,引导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强化协作,共赢发展,推动关键原材料价格回归理性。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林念修表示,将加强锂、钴、镍等资源保障体系建设,持续抓好保供稳价,加快构建开发采购并举,国内国际互济的多元化资源保供体系。

林念修称,要巩固锂离子电池技术和产业优势,加快发展钠离子、无钴、固态电池、燃料电池等新型电池技术,促进电池技术和材料多元化,建设完善动力电池回收利用体系,有效缓解稀有金属、稀缺金属资源供给矛盾。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欧阳明高表示,锂资源供需平衡2-3年后可能恢复正常。不过,考虑到全球贸易环境恶化,还有俄乌冲突带来的镍价炒作,为应对供应安全,政府部门应当出台相关政策,采取有力措施,打击囤积居奇,抑制短期大幅波动,否则将会对电动汽车发展造成重大影响。

“电池成本上涨幅度非常离谱”

“涨价的比例超出我们的想象。”3月26日,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如此形容电池原材料价格上涨带来的冲击。

 理想汽车董事长李想直言,“电池成本上涨幅度非常离谱”。

动力电池和主机厂的价格谈判进度不一,大部分企业已经完成谈判,车企也已随之进行整车价格的调整。目前,已经完成车价调整的企业以本土企业及造车新势力为主,大多数合资企业尚未调整车型售价,但其电池的供货价格同样已经上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大多数电池企业已经进行至少两轮价格的上调。而去年四季度的电池成本价格涨幅基本由企业消化。今年再度涨价之后,则需要上调车价,才能保障企业运营。

3月27日,孚能科技高级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张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孚能科技在去年11月、12月完成了第一轮的价格谈判,涨价时间节点从今年的1月1号开始。不过,现在的原材料价格又进一步上涨,所以孚能科技也在跟客户进行第二轮磋商,希望和客户对原材料价格的涨幅进行分摊。

亿纬锂能董事长刘金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今年一季度材料价格涨得更快,但公司当时并没有快速涨价。不过,随着市场的发展,公司分析应该会在现在这样一个价位上稳定一段时间,所以积极地和主要客户进行价格讨论,主要的客户已经达成了共识。

宁德时代、国轩高科等企业的相关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已经完成了价格的调整。

多位企业人士指出,由于锂资源短期内仍然会较为紧张,因此电池的成本有可能会持续上涨。

至于后续价格会不会再继续涨价,多家电池企业相关人士也告诉21世纪经济记者,现在原材料价格已经非常高,如果原材料在可预期的幅度内波动,短期内不太可能会继续调整价格。

“涨价的来源,是需求端的需求大量释放,推高原材料的价格,另外再加上全球的疫情和紧张的局势,也使得原材料市场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3月27日,深圳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副总裁樊文光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他表示,上述两个原因使供应链产生了一定的“踩踏”效应,一些企业出于比较恐慌的心态去锁定产能,其实有的时候是不太合理的操作。另外,还有个别的玩家囤积居奇、推波助澜,造成了整个行业原材料的(价格)疯涨,且已经传递到整个产业链。

“需求爆发式增长,增长的结果导致了材料资源不够,所以造成涨价。根据供求关系,最终端消费者的行为可能会限制材料的涨价涨幅。所以我认为材料的价格到现在这个阶段应该是在高点附近了。要是从行业健康发展的角度来讲,材料价格在这个阶段向下降,可能对这个行业是比较健康的,再往上涨应该不一定做得下去了。”刘金成表示。

当然,对于动力电池企业而言,原材料价格的波动将是长期挑战。而在这样的背景下,行业内部优质企业有望通过形成供应链优势,完成资源整合,进一步推动行业的良性发展。

“我们认为将来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这样一个大行业是需要大规模电池企业有一个产业链的支持团队,才能够符合这个行业发展的竞争力要求,所以在去年我们就构建,从锂、镍、钴到电解液、到隔膜整个供应链的建设。今年开始,这些合资、合作的工厂都开始陆续(建设),这样对后续市场的竞争力肯定是有很大帮助的。”刘金成表示。

资源短缺是短期的

2021年初,碳酸锂的价格还不足5万元/吨,今年年初涨到25万元/吨左右,如今已经约50万元/吨。这是造成动力电池价格上涨最直接的原因之一。

欧阳明高分析,此轮碳酸锂价格大幅上涨主要有四个方面的原因:一是需求增长驱动,2021年全球电动汽车销量进入陡峭增长期,带动锂需求量快速上升;二是需求放大效应,预期不断走高,产业链各企业提升需求预期,扩大产能、增加储备;三是供给延迟影响,典型矿石生产碳酸锂产能释放周期为3-5年,卤水提锂产能释放周期为6-8年;四是疫情冲击供给,2020年以来,锂资源生产活动、交通尤其是海运运力等方面受到影响。

他指出,本轮价格上涨与2016-2018年的锂资源价格上涨原因基本相同,相比于此前一轮波动,由于需求及预期增长更加强劲,加之疫情影响,因此价格波动幅度更大。

不过,他也强调,供需不匹配将是短期的。

一方面,需求将会回归基本面,虽然电动汽车销量增长驱动力将长期存在,但由于恐慌性库存储备等因素带来的需求放大则是暂时性因素,随着碳酸锂供应能力提升,将逐步回归基本需求面。

另一方面,从供应侧来看,当前以澳大利亚为代表的锂矿石开采已经提速,预计将在1-2年内达到需求侧水平,长期看,锂资源储量充足且可开采量持续增加。

“无论从正极材料,三元正极、铁锂正极,还是负极材料,随着技术不断进步,开采能力不断增强,都将远远供过于求。”国轩高科董事长李缜表示,未来是无限的资源和有限的需求。

他表示,2021到2025年,未来五年,随着宜春锂云母工程的快速成长,青海卤水提锂技术的提升,四川锂辉石资源的开采,还有电池回收技术的进步,进口锂资源的需求量将大幅减少。

“我们跟宜春市委书记于秀明交流时了解到,到2025年的时候,宜春要形成50万吨的锂资源开发,这将彻底终结中国锂资源的短缺情况。”李缜表示。

另外,回收资源也是供给的重要来源,将有效缓解锂资源的供应紧张压力。

欧阳明高预计,2030年之后电池材料回收将形成规模,2050年前后,原始矿产资源和回收资源的供给量将达到相当水平,更长期来看,回收资源将逐步完全替代原始资源需求。

“当制造电池对原材料的总需求和回收电池提供材料的总供给达到平衡时,人类将不再需要向自然界无限索取电池制造的资源。我们认为,2040年的时候基本会实现。”李缜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