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越南造车新势力VinFast海外布局领先“蔚小理”们半个身位,靠什么?

VinFast两年拥有量产能力、三年挤入越南前五车企、五年进军全球的发展速度几乎是“大跃进式”的,不过过度扩张背后的最大隐患依然是亏损。

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 钱伯彦 报道

仅仅靠着两到三款纯电动车型在国内市场将丰田、福特们打得节节败退,由一国首富大力投资摆脱了国际大厂且被誉为民族汽车品牌之光,积极进军美加德法等西方各大汽车强国且估值直逼“特斯拉杀手”Rivian。

它不是已经布局到挪威和德国的蔚来汽车,而是越南的造车新势力VinFast。

全球出击的VinFast

美国当地时间3月30日,越南造车新势力VinFast宣布将投资20亿美元于美国北卡罗莱纳州新建汽车工厂,用于生产该品牌的电动汽车以及动力电池。该工厂规划年产能达15万辆,主力车型为VinFast的两款SUV VF 8以及VF 9,并将为当地创造至少7000个就业岗位,预计将于2024年7月之前正式投产。

VF 8和VF 9首秀于洛杉矶车展。图源:auto magazin

 

目前VinFast已经与北卡州政府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在备忘录中VinFast还计划在未来追加投资至65亿美元,并有机会将北卡工厂年产能进一步扩容至25万辆,吸纳的就业数量也将水涨船高至13000人。北卡州经济投资委员会为此已批准了近8.5亿美元的激励计划。

当天出席仪式的VinFast首席执行官黎氏秋水(Le Thi Thu Thuy)表示:“凭借在美国市场的生产设施,VinFast能更好地稳定价格并缩短产品交付时间,使我们的电动车型更容易被客户接受。”

VinFast的大手笔甚至还惊动了远在白宫的拜登。拜登当天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赞越南方面的投资,并表示该笔投资是自己任内经济战略的最新成果。

事实上,成立刚刚五年的VinFast早在去年11月就在洛杉矶成立了美国总部。就如同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们一样,虽然所谓的美国总部本质上仅负责销售与进出口贸易,但此次宣布在美国建厂确实迈出了重要一步。不过,VinFast的“野心”显然并不仅仅局限于美国。

今年1月6日,黎氏秋水就明确表示:“依靠海运交付汽车的时代已经终结了,尤其是在全球疫情的大背景下。为了赢得客户就必须将生产基地贴近销售市场。我们深信能够在欧洲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特别是欧洲的电动化转型已经十分明晰的情况下。”

就如同特斯拉将欧洲工厂设在了欧陆第一强国德国一样,VinFast同样已确定将在德国新建一座电动汽车工厂。目前越南方面正在与德国外贸与投资署进行选址协商,预计大众总部狼堡所在的下萨克森州拥有较大优势。

早在2018年7月,VinFast就在法兰克福设立了德国分公司,此后不久又在巴黎设立了欧洲分公司。根据VinFast的计划,将在包括美国、加拿大、法国、德国、荷兰、英国以及西班牙在内的欧美多国设立旗舰店。

VinFast对于在海外大举扩张的雄心和信心,从其主推的车型也可见一斑。

此次宣传的两款SUV VF 8以及VF 9是VF系列中的最高端车型。其中VF 8根据Eco版或Plus版的不同在越南售价达10.5亿至12.37亿越南盾,而VF 9 Plus版本的售价则高达15.7亿越南盾。而在海外市场,以德国为例,VF 8和VF 9的售价预计将高达4.39万欧元以及5.86万欧元。

作为对比,大众ID.家族的ID.3售价3.69万欧元,ID.4售价3.89万欧元;刚刚在柏林正式投产的特斯拉产品线之中,Model 3基础款售价4.65万欧元,Model Y基础款售价5.99万欧元。而刚刚进军挪威的蔚来ES 8售价最低则为60.9万挪威克朗(合6.25万欧元)。

考虑到VF 8 Plus版本5.5秒的百公里加速、90 kWh的电池容量、504公里的续航里程以及300 kW的最大动力输出,VinFast车型的定价策略至少无法用“平民化”来形容。

能够支撑起VinFast车型溢价的最大关键或许是其科技企业以及“亚洲小特斯拉”的定位。正是在今年年初拉斯维加斯的消费电子展CES上,VinFast一口气带来了VF 6、VF 8以及VF 9三款车型。再之前的去年11月的洛杉矶车展上,VinFast全球发布了VF 8和VF 9,并打出了“未来出行”(The Future of Mobility)的口号,足以说明VinFast对于美国市场的重视。

靠房地产起家的VinFast

虽然VinFast乐此不疲地宣传着其在消费电子展CES上的首秀,其官方网站与企业形象也都与特斯拉对标,但是VinFast的发家史其实与汽车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说要在VinFast的身上找几个标签,那么将它称为东南亚版本的“蔚小理”其实未必合适。相反,VinFast更像是恒大汽车、众泰汽车和观致汽车的集合体——VinFast背后的母公司是靠着房地产起家的越南最大民企VinGroup,VinFast一开始仅仅是靠着代工以及零部件生意起家,VinFast内部同样充斥着一堆“拿着高薪、好念经的洋和尚们”。

其中最为关键的角色无疑是越南首富潘日旺(Pham Nhat Vuong)。潘日旺作为公派苏联留学生曾经常年旅居莫斯科和乌克兰的哈尔科夫,并在哈尔科夫留学期间创立了VinGroup(温纳集团)。

2000年VinGroup正式返回家乡越南河内之后,潘日旺便开始迅速进军房地产、超市零售、旅游娱乐、生命健康、智能手机等无所不包的各行各业,并成功于2007年在胡志明市证券交易所上市,潘日旺本人也成功成为越南首富。

与所有希望做大企业的首富一样,潘日旺很快便盯上了汽车产业。只不过不同于部分企业造车仅仅是为了骗补或者囤地,在潘日旺于2017年进军汽车业之前,越南本土甚至没有一家真正的民族汽车企业,潘日旺新成立的VinFast也将工厂设立在了“鸟不拉屎”的海防市乡下的葛海县。

彼时除了好老板之外一无所有的VinFast很快就得到了欧美各汽车厂商的鼎力支持。

就如同观致汽车的设计团队不会说中文一样,VinFast的第一款车型(LUX A2.0 和 LUX SA2.0)完全由意大利宾尼法利纳、德国宝马以及奥地利麦格纳斯太尔操刀设计,并成功参加了2018年的巴黎车展。

除了欧洲设计团队的“腔调”之外,VinFast还需要美国人的商业能力。同年,VinFast成功与雪佛兰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获得了通用汽车河内工厂的所有权,VinFast可以选择许可生产、贴牌销售的模式,亦可选择以VinFast品牌进行销售。

此时VinFast的车型仍与电动汽车相去甚远。例如其首款车型LUX A2.0的动力系统核心其实就是2017年就停产的宝马BMW N20涡轮增压发动机。直到2018年,通过德国西门子的帮助,VinFast才拿到了东南亚地区电动巴士的零部件生产资质,才算摸到了电动汽车领域的门槛。

靠着这些内燃机贴牌车,VinFast于2018年底便宣布年产能达到25万辆,成为越南历史上第一家有量产能力的民族汽车品牌。

摸准了“爱国牌”的VinFast很快便借此在舆论领域所向披靡,其最经典的营销案例便是以冠名赞助商和民族企业的双重身份促成了2020年F1越南大奖赛的举办——虽然越南大奖赛之后因疫情和涉嫌腐败告吹。同年,成立仅两年的VinFast挤入了越南汽车销量榜的前五,仅次于现代、丰田、起亚和本田。

步入2021年,VinFast在越南车市整体萎缩的大环境下依然录得了54.4%的销量增长(年销售3.57万辆,越南全年总销量38.3万辆),其VinFast Fadil更是成为越南最畅销车型,而日韩品牌销量则全线下滑。VinFast也成功继续缩小了与国际车厂的距离,其中现代7.05万辆、丰田6.9万辆以及起亚4.5万辆的年销量也意味着,VinFast今年几乎可以确定将进入越南车市前三名。

全球化的VinFast是成功,还是无奈?

考虑到VinFast实际上只有4款车型(均为燃油车)在售,VinFast的越南第四已经足以称得上成功了。

不过VinFast和潘日旺的野心显然不局限于人口仅有9700万的越南国内。

或许是意识到越南国内市场狭小无法形成规模经济,又或许是潘日旺的人生经历就是充满了做大做强的传奇色彩,也可能是亏损严重的VinFast需要一个更加动人的资本故事。毕竟VinFast的母公司VinGroup的制造部门在2021年全年税前亏损就达到了23.9万亿越南盾(约合10亿美元),其中VinFast半年的亏损就达到2.84亿美元,而VinGroup将其归咎于燃油车在越南的销量不佳。

根据VinFast和VinGroup的战略规划,2017年至2019年为创立阶段,2020年和2021年为加速阶段,2022年开始则是全球化阶段。其中的加速阶段所指代的,便是停止燃油车型的开发,转而进行VF系列电动车型的研发。

 

2021年,VinFast推出自家的第一款电动车型VF e34,并在此基础上延伸出VF 5、VF 6、VF 7以及在拉斯维加斯已经露面的VF 8和VF 9一系列车型,涵盖从A级至D级的各种车型。此外,VinFast还计划在越南63个省市兴建2000余个充电桩,并投资1.7亿美元在越南中部河静省新建动力电池工厂。

 

VinFast两年拥有量产能力、三年挤入越南前五车企、五年进军全球的发展速度几乎是“大跃进式”的,不过过度扩张背后的最大隐患依然是亏损。此前提及的VinGroup的巨大亏损其实并不是全部,对汽车业务有着执念的潘日旺为了造车,事实上已经卖掉了集团的智能手机业务以及起家的零售业务,而其余缺口则靠着越南兴旺房市的房地产行业收入补贴。

虽然潘日旺靠房养车的策略,相比于靠着汽车工业用地赌博房地产的模式更有利于实体经济,但是体量极其有限的胡志明市证交所显然无法支撑VinFast这张资本大饼。面向海外扩张、吸引欧美资本眼球以求得海外上市是VinFast进一步发展为数不多的可选项。

给欧美资本讲故事,也正是VinFast急切地转换到电动汽车轨道的最重要原因,同样也是VinFast必须在拉斯维加斯CES展上宣布电动化战略的根源。

这一点在公司CEO黎氏秋水此前针对IPO的表态就可见一斑。黎氏秋水预估VinFast在美上市之后的估值将在250亿至600亿美元之间,同时也与潜在投资者就通过债券或股权形式融资数十亿美元展开商谈。黎氏秋水给出的这个范围有些过大的估值也足以说明,能否讲好资本故事对于VinFast的未来影响有多么巨大。

此外,早在去年12月初,VinGroup就宣布将其持有的51.52% VinFast股权转移至新加坡子公司名下。完成股权转移之后,VinFast新加坡将拥有VinFast越南99.9%的股权,VinGroup则持有VinFast新加坡100%的股权,通过其间接控制VinFast越南。此举无疑可以理解为VinFast赴美上市的准备工作。

虽然黎氏秋水至今仍未就VinFast是通过传统申报上市还是借助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登陆美股做出表态,但是考虑到目前一辆量产车都没有的美国电动车制造商Rivian和Lucid靠着PPT就一度拥有800亿美元的市值,有干货的越南人还有充足的时间。

VinFast在海外布局方面即便已经领先了“蔚小理”们半个身位,但缺乏国内庞大市场和资本支撑的VinFast出海实质上亦是无奈之举。不过,在中美竞争关系将持续许久、欧洲市场电动转型又极为迅速的全球大背景下,还满足于在挪威小打小闹的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慢半拍,或许也意味着时间窗口的快速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