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小鹏辅助驾驶系统再出事故:“辅助驾驶”不等于“自动驾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宋豆豆 报道   小鹏再度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日小鹏汽车一车主邓先生表示,在国道上开启自动辅助驾驶行驶十几公里后,突遇一辆侧翻在道路上的汽车,车辆没有任何报警和减速,径直撞了上去。邓先生称发现异常后有紧急踩刹车,但汽车没有任何反应。根据其提供的行车记录仪,撞击前加速度数值有上升现象。

针对此事,小鹏汽车回应称,3月13日,车主邓先生驾驶小鹏P7于当地高速路段与前方横停的侧翻车辆发生碰撞,事故未导致人伤。初步判断为车主在使用ACC+LCC(自适应定速巡航&车道居中保持功能)过程中,没有保持对车辆前方环境的观察并及时接管车辆所致。经当地交警部门调查判定后,结论亦符合上述情况。

同时小鹏汽车提醒广大驾驶员,使用辅助驾驶系统过程中,需保持对车辆周围环境观察,遵循驾驶辅助功能开启前的安全指引考试的相关指引,确保行驶安全。

据媒体报道,车主邓先生表示,当时没有分心,双手也未离开方向盘。事后自己多次向小鹏交涉要后台行驶数据,但对方迟迟不肯提供。

小鹏辅助驾驶再出事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车主使用辅助驾驶系统时,小鹏汽车有一个强制的考试答题环节,其中对ACC+LCC系统的使用场景进行了限制,包括低速或静止的工程车和清扫车、横停的事故车、拥堵或等红灯的车辆、大石块、三脚架、突出的隔离带、水马和水泥墩等,在遇到这些物体时,需要车主立即接管车辆。

有分析指出,目前国内量产的L2级别下视觉+雷达的感知模式的组合方案存在一定缺陷,一般将视觉作为主传感器,雷达作为辅助传感器,当视觉发现障碍物,无论雷达是否发现,车辆会有所反应;不过如果只有雷达看到障碍物,视觉对静止或异形物体未做出感知的情况下,系统不会反应,此时驾驶员的接管十分重要。

在路上发现静态物体非常容易,但是为什么自动驾驶系统识别不出来呢?有行业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论是摄像头还是毫米波雷达对于不规则形状物体和静止物体的识别都存在缺陷,这需要激光雷达才能够弥补。

事实上,此前小鹏汽车辅助驾驶系统也出现类似的交通事故。

去年9月,一小鹏P7车主在高速上行驶时,在开启NGP(Navigation Guided Pilot)自动导航辅助驾驶系统的情况下,与前方板车发生追尾。

彼时,认证为的卢技术有限公司算法工程师的知乎答主“冯偲”认为,这次追尾事故是由于“感知模块的两个冗余的检测系统都未发现障碍物的存在”。他表示,摄像头感知方法使用大量的样本训练用来进行目标检测,该检测模型的召回率与样本的数量和质量有直接关系。但事故中的平板车在实际的训练数据集中数量和占比都很少,放到整个样本里来看可能会有样本不均衡的问题,事故发生时通过摄像头可能并没有感知到平板车。

此外,毫米波雷达在感知中也存在诸多问题,首先对于静态物体或者相对静止的动态障碍物存在比较大的漏检,其次毫米波雷达的检测会有很多虚检。“事故中的板车距离地面的高度很低,如果毫米波雷达给的角度不够的话很可能检测不到障碍物。”

过度信赖自动驾驶存在风险

造车新势力为什么热衷于自动驾驶及自动辅助驾驶?一方面,是为了培养自己在未来智能电动汽车时代的核心竞争力基础。另一方面,自动驾驶为车企开启了新的软件利润池,而这些新造车企业希望让资本市场看到新故事。

无论是特斯拉NOA、蔚来NOP或是小鹏NGP,都需要消费者在购买车辆后订购相关功能。例如小鹏XPILOT3.0自动驾驶软件包售价为3.6万元,车辆交付前选购折扣价为2万元;XPILOT3.5软件包售价为4.5万元,车辆交付前选购可享受2.5万元折扣价。蔚来EC6/ES6/ES8搭载的NIO Pilot自动驾驶系统精选包和全配包定价分别为1.5万元和3.9万元;在今年交付的ET7上蔚来首次推出NAD自动驾驶系统的订阅收费模式,消费者以每月支付680元的方式按月订阅ADAS。

尽管近年来自动驾驶发展迅速,但技术仍不成熟,现阶段大部分车企都在强调自动驾驶功能的“降维使用”,即以L2定义,但提供部分场景下可支持的L3或者L4级自动驾驶功能。但车企过分夸大宣传尚不成熟的自动驾驶功能,让消费者对汽车功能产生误解,同时在使用过智能辅助驾驶功能之后,一些车主自身也会形成懈怠,误以为能够在某种路况下解放双手,按照L4、L5的自动驾驶来调整自己的驾驶状态,导致事故频发。

显然,在技术尚未完全成熟的状态下,过度信赖自动驾驶是有风险的。去年8月蔚来辅助驾驶功能致车主身亡的事故,让国内车企在智能辅助驾驶的宣传上开始克制,纷纷强调“辅助驾驶”不是“自动驾驶”。

此外,由于缺乏顶层指导的法律法规及配套的监管体系,现在智能网联汽车尤其是智能驾驶汽车的相关责任认定更为困难。在过去的一年中,国内发生过不止一起智能网联汽车的交通事故,其中有车主一方与车企陷入了责任认定的拉扯之中,至今仍未解决。

腾讯智慧交通副总裁施雪松日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很多车厂在卖车过程当中跟消费者的交代是不够清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和消费者讲清楚什么是自动驾驶,并不是说车厂刻意去引导消费者,语言有时会有一些障碍。另一方面,中国的消费者其实很少有人去看说明书,在这种情况下,如何用一些更简单的方法,比如说在人机交互上用一些手段让消费者根据提示规避驾驶员的风险,这其实也是车厂要去考虑的问题。”

自动驾驶不可能一蹴而就,频发的自动驾驶事故让更多的人思考和警醒,智能驾驶技术目前应用的真正边界何在,如何寻求技术革新与安全之间的平衡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