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破产清算申请获法院受理:宝沃汽车驶向何方?

受北京宝沃走向破产清算的影响,其股东之一的福田汽车也面临巨额亏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杜巧梅 北京报道 时代的洪流席卷,曾经以“BBBA”自居的“德系品牌”,北京宝沃的命运令人唏嘘。

4月22日晚间,福田汽车(600166.SH)发布公告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2022 年 4 月 22 日作出(2022)京 01 破申 155 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宝沃”)的破产清算申请。

法院认为,本案为申请破产清算案件。本案中,北京宝沃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审计报告显示其资产不足以偿付全部负债,北京宝沃属于破产适格主体,已具备破产原因,故对北京宝沃的破产清算申请,本院应予受理。

资料显示,北京宝沃已于2022年4月8日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出具了临时股东大会决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申请破产清算的议案》,并于当日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相关申请。

不过,目前本案尚未开庭审理,最终裁决如何均存在不确定性,北京宝沃未来驶向何方还未可知。

入华6年,两度易主

事实上,北京宝沃早有破产迹象。

2021年12月,福田汽车曾公告称,北京宝沃相关资产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查封,查封财产账面价值22.09亿元,均为北京宝沃生产经营所必需。今年1月28日,福田汽车再度公告称,北京宝沃因资金枯竭,无法继续维持运营,已进入停摆状态。存放于密云工厂内的资产已被法院整体查封,对外负债基本上已逾期,北京宝沃已经资不抵债。

资料显示,2015年,中国商用车品牌福田汽车斥资500万欧元收购宝沃,并在2016年1月成立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被收购后的宝沃汽车打出了“德系同门兄弟”的口号。

不过,被福田纳入麾下的宝沃汽车,发展并不顺利。面对连续亏损,福田汽车挂牌转让67%北京宝沃股份。2018年12月,神州优车以41.09亿元收购宝沃汽车,成为神州优车旗下子公司,而福田持有宝沃汽车股份由此降至33%。

2019年3月,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以现金收购长盛兴业的方式受让所持有的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取得宝沃汽车的控股权。

然而,好景不长,2020年4月,瑞幸咖啡自曝虚假交易22亿元,瑞幸股价一夜下跌75%,神州系上市公司均受到牵连,陷入财务危机之中。

2020年4月5日,福田汽车与长盛兴业签订《剩余转让价款支付协议》,约定长盛兴业应于 2020 年 12 月 31 日前一次性将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 14.8 亿元股权转让交易尾款及全部利息支付给公司。长盛兴业的指定方将为剩余转让价款的支付提供担保,相关担保方就长盛兴业应支付的剩余股权转让款、延期付款利息、违约金等款项与公司签订了相关担保合同,Mission、Golden、君同和合伙企业、Haode、李浣、崇德合伙企业提供质押担保,陆正耀提供连带责任保证,崇德合伙企业、君同和合伙企业、优晟成益合伙企业、王培强(原系崇德合伙企业的普通合伙人)提供一般保证责任。

2020年9月28日,福田汽车又与长盛兴业、神州优车(厦门)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剩余转让价款支付三方协议》,约定神州优车(厦门)作为债务人加入股权交易剩余转让价款的债务承担,与长盛兴业共同承担债务,将其欠付长盛兴业的全部应付账款共计13.5911亿元于2020年12月31日之前直接支付给公司。同时,为保证神州优车(厦门)按时足额向公司付款,公司与神州优车(厦门)签署了《质押合同》,神州优车(厦门)以其持有的2.67亿万股北京宝沃股的股份向公司提供质押担保。

然而,截至2020年12月31日,福田汽车并未收到上述款项。

2021年12月31日,福田汽车表示,应收北京宝沃股权转让尾款及利息14.17亿元未按时收回,存在无法收回风险,为维护合法权益向北京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及保全。

然而,两度易主的北京宝沃,却早已陷入停滞。

在多次传出破产传闻后,今年1月27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收到北京宝沃寄送的《北京宝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临时股东大会决议》。

公告称,目前北京宝沃因资金枯竭,无法继续维持运营,已进入停摆状态。北京宝沃的生产经营已停滞,存放于密云工厂内的资产已被法院整体查封,短期内不存在引入新的资金恢复生产的可能,北京宝沃对外负债基本上已逾期,北京宝沃已经资不抵债。结合以上情况,董事会判断北京宝沃已经无法持续经营。

日前,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第一企划(北京)文化有限公司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宝沃汽车约207万元款项及利息,法院查询了被执行人的账户、房屋所有权、车辆登记情况和工商登记情况后发现,被执行人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巨额减值,累及福田

受北京宝沃走向破产清算的影响,其股东之一的福田汽车也面临巨额亏损。

事实上,早在2020年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曝光之前,神州优车选择用宝沃的固定资产冲抵应付福田汽车的欠款本金46.7亿元。

2020年4月1日,神州优车与福田汽车同时发布公告称,双方约定宝沃汽车拟用评估值约40亿元的固定资产(含在建工程),抵偿欠付公司40亿元债务。抵债后,剩余公司股东借款本金约9亿元及剩余的全部利息,按原协议约定应在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而最终偿还时间延后一年至不晚于2023年1月17日,2022年1月17日前偿还额不低于50%。

所谓的固定资产就是工厂、设备等资产,这意味着宝沃的工厂和设备又回到福田,而神州购买的宝沃彻底成为一个轻资产的公司。抵债后,北京宝沃租赁上述资产使用,租赁期限按照设备评估剩余可使用年限确定。

对此,福田汽车在公告中指出,通过调整方案,公司对北京宝沃大部分债权实现提前清偿,也有利于优化北京宝沃债务结构,并有利于保障其日常经营和发展、改善其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同时,福田汽车也在公告中指出了未来的潜在风险,剩余债权约9亿本金及部分利息以及未来租金的收取仍然存在不确定性。

同一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同意将公司应收长盛兴业股权款本金14.8亿元,延期至2020年12月31日前一次性归还股权款本金及全部利息。在延期半年之后,应收股权款本金合计为16.71亿元(含利息)。

然而,直至今年3月26日,福田汽车尚未收到上述股权转让款。

而随着北京宝沃破产申请获受理,福田汽车对北京宝沃借款、往来欠款、担保事项以及公司持有的北京宝沃股权事项回收等将计提大额减值准备,上述减值预计影响2021年度利润总额-47.04亿元左右,另考虑公司因持有北京宝沃的股权确认投资收益等,预计共影响2021年度利润总额-53.26亿元左右。

在2021年业绩预告中,福田汽车称,受上述计提拖累,福田汽车预计2021年净亏损50.35亿元左右,扣非后亏损55.52亿元;扣除宝沃事项相关因素后,利润总额约3.55亿元左右;2020年同期净利润为1.55亿元,扣非后亏损9.9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福田汽车在公告中表示,北京宝沃破产清算不影响公司主业,但今年以来,福田汽车聚焦的商用车领域正面临挑战。

根据福田汽车发布的产销快报,今年前三个月福田汽车累计销售20.23万辆车,同比减少30.79%;商用车主要产品销量锐减,中重型货车累计销售3.26万辆,同比减少54.01%;轻型货车累计销售9.57万辆,同比减少19.73%。

为加快回血,福田汽车近期向控股股东定增。4月1日,公司公告称,拟向大股东北汽集团定向增发14.29亿股股份,募资30亿元,发行价格为2.10元/股,相对前一日收盘价折价近20%。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偿还债务。

此外,福田汽车陆续筹划资产变现。4月6日,福田汽车公告称,拟公开挂牌转让汽车发动机制造板块北京智悦60%股权,挂牌价不低于3.42亿元。此前,福田汽车还先后以1.96亿元、2.47亿元、10.97亿元的挂牌价,分别转让了北京欧曼重型汽车厂冲压业务、河北雷萨重工和怀柔重机工厂等资产。

“过去一年,传统燃油车市场现存85个品牌,月销量千台以下的品牌有34个,有9个品牌消亡。未来3-5年,会有80%的中国品牌关停并转。”此前,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曾公开表示。

而命途多舛的北京宝沃,未来会驶向何方,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