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一季度营收增长净亏损扩大,何小鹏表示芯片影响或比预想更长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广州报道

5月23日,小鹏汽车(XPEV;9868.HK)公布了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未经审计季度财务业绩。

财报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实现营业总收入74.55亿元,同比增长152.6%,环比下滑12.9%;净亏损1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7.9亿元,上一季度为12.9亿元,净亏损进一步扩大;公司毛利率为12.2%,同比增长1%,略低于市场预期(12.7%);经调整后每股亏损0.9元人民币,低于市场2元预期。

销量方面,今年第一季度小鹏交付新车3.46万辆,同比增长159%。其中P7交付1.94万辆,同比增加143.63%,环比下降8.97%;P5交付1.05万辆。小鹏方面预计第二季度交付3.1万-3.4万辆,营收68亿-75亿元。

“中长期目标是将公司整体毛利率提升至25%以上。”小鹏汽车董事长CEO何小鹏在财报电话会上表示。

一季度营收大增,但仍未盈利

今年第一季度,小鹏汽车实现营收74.5亿元,其中汽车销售收入69.99亿元,同比增长149.0%,环比下滑14.5%。小鹏方面表示,同比增长主要由于汽车交付量增加所致,而环比减少则是季节性因素影响。

尽管营收、销量同比大幅增长,但原材料价格上涨与供应链承压给小鹏带来了不小挑战。

毛利率方面第一季度为12.2%,相比去年同期的11.2%有小幅提升。汽车销售毛利率(即汽车销售毛利润占汽车销售收入的百分比)为10.4%,连续第四个季度维持在两位数之上,相比去年同期10.1%小幅增长0.3个百分点,不过相较去年第四季度10.9%的整车毛利率,环比减少0.5个百分点。

小鹏汽车在财报中表示,汽车销售毛利率环比减少主要由于原材料成本上涨所致。

在注重规模效应的汽车行业,随着交付量的水涨船高,最直接得以改善的数字便是毛利率。理论上新势力车企的毛利率转正后,也就从原来“卖一台亏一台”的境地,逐步迈向企业盈利的状态。

目前小鹏汽车毛利率是蔚小理三家中最低的,2021年蔚来与理想的汽车毛利率均超过20%,明显超过小鹏,今年一季度理想汽车车辆毛利率达到22.4%,究其原因主要由于前两者车辆售价较高所致。官方资料显示,蔚来的平均售价为43万元,2021款理想ONE的售价为33.8万元,而小鹏的平均售价约为21.2万元。

“未来一段时间,小鹏汽车将在中高端纯电市场进一步扩大市场份额。小鹏G9计划在三季度正式上市,四季度大规模交付。2023年计划在B级和C级市场‍各推出一款新车,加上现有车型将覆盖15万元至40万元价格区间。”何小鹏表示,“新车型推出将结构性改善毛利,中长期目标是将整体毛利率提升至25%以上。”

此外,2022年一季度小鹏汽车研发支出为12.2亿元,同比提升128.2%,环比减少15.9%。小鹏汽车方面表示,同比增长主要是由于研发人员增加导致员工薪酬增加、开发新车型相关费用增加所致;环比减少主要因春节有关的季节性因素影响下设计及开发开支减少所致。

同时,小鹏的销售网络也在快速扩张。今年第一季度其销售、一般及行政开支为16.4亿元,同比增幅高达127.7%。主要由于支持汽车销售的营销、促销和广告开支增加,销售网络扩大与相关人员成本以及特许经营店销售佣金增加所致。

流动资产方面,截至2022年3月31日,小鹏汽车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限制性现金、短期存款、短期投资和长期存款共计417.1亿元,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这一数字为435.4亿元。

芯片影响或比预想更长

作为典型的大宗消费品,汽车是扩大消费、拉动经济增长的重要角色。不过,今年国内汽车市场的行情并不乐观,特别是3月以来,新冠疫情在国内多点散发,各地防疫任务艰巨,对汽车生产及消费也造成了更大的影响。

根据乘联会此前发布的数据,今年4月全国乘用车零售104.2万辆,同比下降35.5%,环比下降34.0%。进入5月以来,情况有一定好转,但仍难言乐观,5月的上半个月,全国乘用车市场零售48.4万辆,环比上月同期增长27%,但同比仍下降21%。

为覆盖电池和原材料成本上涨,自3月21日起,小鹏汽车全线产品提价1万-2万元。何小鹏表示,如果排除部分受疫情影响的地区,5月订单量已恢复到与涨价前相当的水平。

“5月中旬小鹏汽车已经恢复了肇庆工厂的双班生产,并且将加速交付以满足用户需求。二季度依然会受到供应链的影响,并持续到6月左右。”

即便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芯片短缺仍将影响新车的生产交付。何小鹏认为,芯片短缺的情况至少将持续到今年,甚至明年更长的时间。

“一辆智能电动车芯片的绝对数量接近5000颗,少数主要芯片问题不大,目前主要是一些小而便宜的芯片的产能非常不确定。(供货情况)当月能够看到次月很不错了,大部分只能看到下周。”

何小鹏表示,下一步车企除了加强供应商合作,更重要的是建立强大的团队,以能在数月内根据芯片供应动态而将整车平台的相关技术进行调整升级。他透露道,小鹏汽车在2015年就开始分步骤打造强大的嵌入式系统硬件和底层软件的深度自研,2022年这些投入开始进入产生规模效益的阶段。

对于疫情导致的供应链不确定性,小鹏汽车从2021年开始对接更多电池供应商,并在今年二季度基本完成了电池供应多元化的布局,降低了供应商在特定区域集中的风险。

“随着多家供应商加入,预计接下来的电池价格会比高峰时期有所下降,但不会回到前几年持续下降的状态。”何小鹏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车辆智能化方面,小鹏希望智能辅助驾驶系统变得更加普惠并可供更多客户使用,未来会衍生出新的软件服务方式,例如当高等级的自动驾驶拥有足够的数据后,可能推出按照时长或者按照里程的收费方式。

5月9日起,小鹏开始对部分车型标配智能辅助驾驶系统软件及升级服务。对于是否会将软件单独收费,何小鹏在电话会上表示:“我们认为将硬件和软件打包收费的方式效果更好,对用户体验和企业毛利会有更正面的价值。在将来更高级的自动驾驶推出之后,还可能考虑按照时长、里程、软件包+场景的服务等方式来收费。”

伴随着G9大规模交付,小鹏汽车从今年四季度起大规模部署下一代超充,从180kW充电桩直接升级到480kW超充电桩,实现充电5分钟续航200公里的补能体验。

财报发布后,小鹏汽车美股股价盘前下跌超2%,截至美东时间5月23日收盘,小鹏汽车美股跌5.54%,报收21.98美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