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宁德时代曾毓群:中国对电池碳足迹的研究明显落后

曾毓群建议,“双积分”或者免购置税中,应该设置电池碳足迹的条件;研究动力电池碳积分的政策;完善电池回收管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左茂轩 北京报道

“进入全面电动化时代,动力电池不仅要先进,还要绿色。根据中汽研报告,纯电动车在燃料周期减碳贡献非常明显,同时动力电池在电动汽车全生命周期的碳排放占比高达40%,所以在全面电动化实现以后,动力电池自身的减碳也尤其重要。”8月27日,宁德时代创始人、董事长、总经理曾毓群在2022年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表示。

曾毓群表示,国外针对动力电池碳足迹的标准、政策、法规研究已经率先推动,并在加快推动。正在立法的欧洲电池法明确指出2024年要求企业公开声明其电池产品碳足迹,2026年实施分级管理,2027年实施强制性管理。美国刚刚立法通过了通胀消减法案,在加速推进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发展,同时美国参议院也提出要制定清洁竞争法案。电池产品的碳属性已成为欧美下一步监控的重点。

而中国作为电池生产大国,对电池碳足迹的研究已明显落后。应对气候变化是全人类共同责任,电池碳足迹的监管也应该形成全球统一标准,要国际赋能。标准的制定要基于科学的方法论,充分数据库做支撑,而这些方法论和数据库的建立,需要全产业链大量实际数据。

中日韩是全球最大的电池产业聚集区,尤其是中国,在电池产业链方面具有绝对优势,四大主材和电池产品供给全球。因此,全球碳足迹标准法规制定中,中国和亚洲应该更积极主动,应该做出更大的贡献。

不过,目前,由于亚洲缺席国际碳足迹标准,许多关键基础数据未能及时更新,造成中日韩生产的同类电池产品碳足迹明显偏高,这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

“电池产品碳足迹的构成主要来源于上游的碳排放。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想办法扛起责任,全面研究全生命周期降碳,为此开展了大量工作,涵盖了M2C、C2R、R2C、C2P等全过程,我们的目标是为客户提供的产品不仅具有性能上的绝对优势,在碳足迹上也会有明显竞争力。”曾毓群说。

降碳措施中,大规模使用回收材料是实现电池低碳化的重要手段,通过工艺技术升级,分离纯化体系迭代,装备自动化提标。镍、钨、锰的回收率可达到99.3%,锂的回收率可达到90%。今年一季度共回收了21300多吨的废旧电池。而用这些废旧电池生产了1.8万多吨的前驱体。基于动力电池碳足迹的构成,通过绿色电力和大规模回收利用、节能降耗、技术工艺升级等措施,可实现绝大部分碳足迹的消减。再结合部分碳汇的抵消,零碳电池是可以实现的,这里需要对整个产业链有很深的研究,也需要对产业链有很强的掌控力才能做到。

曾毓群认为推动绿色电池发展,除了企业自身努力,也需要政府出台各种鼓励政策,让消费者、车企在使用绿色电池中能够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例如,“双积分”或者免购置税中,应该设置电池碳足迹的条件,只有使用低碳足迹的电动车,才能拿到积分,或者才可以享受免购置税的政策;建议研究动力电池碳积分的政策,鼓励绿色低碳电池的发展。另外,应进一步完善电池回收利用政策,为电池企业大规模使用再生材料生产新电池提供政策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