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17家上市车企半年报:营利双增企业不足三成,部分车企净利大涨不靠卖车?

车企业绩分化反应出整车企业在供应链把控、原材料价格谈判上话语权存在较大差别。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报道

随着中报披露接近尾声,在疫情、原材料价格上涨、停工停产、缺芯少电等多重冲击下,上半年历经曲折的车企陆续披露2022年上半年业绩报告。

根据中汽协数据,上半年,我国汽车制造业完成营业收入40892.8亿元,同比下降4.2%;实现利润2129亿元,同比下降25.5%。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的17家A/H股上市整车企业半年报中,仅有比亚迪、长城汽车、广汽集团、力帆科技4家车企上半年实现营收、净利润双双增长;上汽集团、北京汽车、东风集团股份、江淮汽车4家出现营收、净利双降;吉利汽车、理想汽车、小鹏汽车、赛力斯、北汽蓝谷、海马汽车6家营收增长,但净利润出现下降或转盈为亏;长安汽车和江铃汽车则出现营收下降但净利润增长。

营收、净利双增车企不足三成

纵观2022年上半年车市的波澜起伏,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形容道“上游挣到很多的利润,下游没有肉吃甚至连汤都喝不了”。

尽管面临不小的经营压力,除了体量最大的上汽集团因受上海地区疫情影响,营收下滑、净利接近腰斩之外,17家车企中仍有10家实现了营收同比增长。

作为目前市值最高的整车企业,All in新能源的比亚迪销量上半年营收、利润均创新高。财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506.07亿元,同比增长65.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5.95亿元,同比增长206.35%,这一数据已超越2021年全年比亚迪净利润水平(30.45亿元)。

单车溢价能力和销量的水涨船高,是比亚迪上半年业绩增长的主要原因。华创证券研报指出,剔除比亚迪电子业务,公司二季度单车平均售价17.2万元,环比增长1.5万元;单车毛利3.1万元,环比增加0.7万元;单车净利0.7万元,环比增加0.5万元。

今年1-6月,比亚迪累计销量64.14万辆,同比增长314.90%,这一数据已超越去年全年销量(60.38万辆),并超越特斯拉夺得上半年全球新能源销冠。最新数据显示,前八个月比亚迪新能源乘用车累计销量97.43万辆,同比增长273.63%。

至此,比亚迪已完成2022年150万辆年销量目标的64.9%。按照这一走势,比亚迪完成150万辆年销目标不会有太大问题,预计将冲刺200万辆。

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近期电话会议上透露,目前比亚迪在手订单70万台,新车下单交付周期达4-5个月,8月受限电和疫情因素影响了交付数量,但8月环比7月有增长,比亚迪2022年底会争取28万台的月交付量。

同样实现营利双增的还有广汽集团,上半年营业总收入为486.89亿元,同比增长约40.8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7.51亿元,同比增长32.61%。

不过广汽集团上半年净利润的增长主要来自合资公司的投资收益,其中“两田”贡献了绝大部分。报告期内,广汽集团投资收益约为84.9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约19.95亿元,比广汽集团上半年57.51亿元的归母净利润高出了近30亿元,这意味着若除去对广汽丰田和广汽本田等合资企业的投资收益,广汽集团的自主板块包括广汽乘用车及广汽埃安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此外,长城汽车净利润实现超过50%的增长,营收微降的长安汽车净利润增长超2倍,均得益于报告期内产生了大额非经常性损益。

2022年上半年,长城汽车上半年归母净利润56亿元,同比增长58.72%,但归母扣非净利润20.58亿元,同比下降27.56%。长城汽车在财报中披露的其他符合非经常性损益定义的损益项目中(主要由汇率损益产生),长城汽车的收益达26.7亿元。若除开该收益,长城汽车归母净利润将同比下滑17.3%。

而长安汽车上半年利润同比增长两倍有余也得益于阿维塔的增资扩股。从财报来看,长安汽车上半年投资收益达到23.54亿元,在总收益中占比高达 41.04%,其中出让阿维塔科技部分股权为长安汽车贡献了21.3亿元净利润,占长安汽车上半年净利润(58.58亿元)的36.36%。

目前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的“蔚小理”中,小鹏和理想均披露了2022年上半年财报,两者营收均实现翻倍增长,但小鹏汽车净亏损进一步扩大至44.02亿元,理想汽车相较去年同期亏损扩大为6.29亿元。营收增加却依旧深陷亏损,除了受原材料成本上涨之外,高额的研发费用、营销费用和营业费用,被认为是新造车企业难以实现“自我造血”的主要原因。

“不同车企在不同阶段有不同想法,目前燃油车企更侧重保利润而非市场份额,新能源车企更多强调销量和市场份额,而并非利润。因为现在还处于跑马圈地、建立消费者认知的阶段,也有公司有转型和积分方面的需求。那些相对比较新的新能源车企依然希望能够上量,进而冲刺资本市场。”瑞银中国汽车行业研究主管巩旻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华为概念股”——赛力斯、北汽蓝谷大幅亏损

有人欢喜有人忧。乘用车企业上半年业绩分化明显——头部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之际,赛力斯、北汽蓝谷、海马汽车亏损进一步扩大。

日前宣布更名为赛力斯的小康股份(601127.SH)业绩亏损进一步扩大。2022年上半年,赛力斯实现营业收入124.16亿元,同比增长68.14%,得益于问界M5开启交付,单台售价较高的高端新能源汽车销量增加;净利润亏损17.27亿元,上年同期亏损4.81亿元。

“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研发持续投入,以及前期固定资产投入较大,产销量尚处于爬坡阶段,折旧及摊销费用有所增加;随着赛力斯新能源汽车产品的市场推广,营销费用、人工成本有所增加,是业绩亏损的主要原因。”对于亏损原因,赛力斯在此前业绩预告中表示。

根据财报,上半年赛力斯销售费用为14.59亿元,去年同期为4.21亿元,同比增长247%,其中占比最高的广宣及服务费高达11.57亿元,同比增长546%。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问界系列车型销量逐渐增长,赛力斯新能源汽车收入首次超过传统燃油车业务收入。财报显示,2022年上半年,赛力斯的新能源业务实现营收77.01亿元,同比增长380.8%。新能源业务营收占总营收的62.03%。 

对于开启第三次创业、加速向新能源汽车转型的赛力斯而言,目前仍处于打造品牌的投入期,要谈赚钱似乎为时尚早。财报显示,赛力斯已连续四个季度出现亏损,且亏损幅度持续扩大,分别为-6.022亿元、-7.405亿元、-8.389亿元,-8.884亿元。如何能够止亏并逐步实现盈利,成为赛力斯亟需解决的挑战之一。

7月底举办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董事长张正萍被问及“预计何时能够盈利”时称“争取在明年实现这一目标”。

同为“华为概念股”的北汽蓝谷,净亏损也在进一步扩大。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归属上市公司的净亏损为21.81亿元,较去年同期18.13亿元的净亏损略有扩大。北汽蓝谷自2020年开始出现亏损,2020年、2021年分别亏损64.82亿元和52.44亿元。

销量欠佳是北汽蓝谷亏损的主因。根据此前公布的产销数据快报,上半年,北汽新能源共销售汽车1.7万辆,同比增长144.43%。尽管同比增幅较大,但主要由于去年基数太低所致,销量规模仍然很小。

高端品牌极狐是北汽新能源目前主要的发力点。官方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极狐汽车批发销量6644辆,同比增长469%;零售销量4976辆,同比增长464%。

“今年上半年极狐整体发展势态非常好,整体速度超过细分市场的增长,用半年的时间完成了去年一年的量。”8月4日,北汽蓝谷副经理、北汽新能源常务副总经理樊京涛在北汽蓝谷2022年上半年信息沟通会上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北汽蓝谷官方称极狐上半年在国有车企20万以上级纯电市场销量第一,但极狐与造车新势力以及特斯拉之间仍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北汽蓝谷年初定下的目标是今年实现10万辆销量,其中极狐4万辆。从上半年的市场表现水平来看,想要实现这一目标的难度较大。

作为最早与华为达成深度合作的车企,极狐与华为联合打造的极狐阿尔法S 全新HI版在7月16日正式开启交付,该车搭载鸿蒙OS智能座舱,支持城区智能驾驶。官方指导价为39.79万元-42.99万元,是北汽新能源目前价位最高的产品。

然而,消费者是否愿意为华为提供的自动驾驶服务而埋单尚未可知,但这一价格区间想要走量存在一定难度。

有业内人士表示,芯片短缺、原材料价格上涨等是全行业面临的共同问题,车企业绩分化反应出整车企业在供应链把控、原材料价格谈判上话语权存在较大差别。

值得注意的是,梳理17家上市车企半年报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尽管部分车企业绩承压,但在汽车产业面向智能化、电动化转型的关键时期,面对不断攀升的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以及愈发激烈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头部车企仍在持续加大电动化与智能化研发投入,但也有部分车企研发费用投入出现同比下滑。

具体来看今年上半年比亚迪(64.69亿元)、吉利汽车(32.65亿元)、长城汽车(31.76亿元)、长安汽车(19.32亿元)、广汽集团(5.59亿元)等研发费用均较去年同期出现明显增长,但上汽集团(76.7亿元)同比下滑1.23%,北汽蓝谷(3.74亿元)则同比下降8.3%。

作为衡量车企核心竞争力关键指标的研发投入,不仅是车企硬实力的体现,更是直接决定着企业能否通过智能化、电动化大考并提前在未来的赛道中抢占有利位置。

“自主知识产权以及核心技术的缺失,依然是自主品牌之痛。尤其是在汽车产业向智能化、网联化进化的当下,如果不掌握核心技术,自主品牌未来的发展依然没有主动权。”有熟悉汽车行业的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汽车整车制造是技术含量较高的领域,持续性的研发和创新是维持业务发展的根本动力。加强对核心技术领域的投资和研发,突破‘卡脖子’技术,中国汽车产业才能真正实现由大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