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广东省汽车零部件产业“强链工程”实施方案》出台:到2025年“整零比”达到1:0.9

广东汽车产业整零比为1:0.78,尤其是广州汽车产业整零比仅为1:0.35,相较汽车工业发达国家1:1.7的整零比例,零部件产业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广州报道

始于去年下半年的原材料与能源价格上涨至今尚未缓解,叠加今年以来疫情、芯片短缺等因素的掣肘,中国汽车工业的正常运转被打断,按下的暂停键也让庞大的汽车供应链遭遇一次次脆弱打击——被奉为圭臬的零库存生产管理模式暴露缺陷,过去简单的整零关系遭遇挑战,随着软硬融合的汽车产业的重构,全新的供应链格局正在重塑。

为加强汽车零部件产业战略布局,深入推进稳链补链强链控链,提升近地化配套能力,加快构建自主高效、安全稳定的产业链供应链体系,日前广东省工信厅发布《广东省汽车零部件产业“强链工程”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在园区、平台、基金等方面打造三大发展载体,围绕动力总成、底盘系统、智能网联、车身系统、工业软件、仓储物流等六大关键环节提出了系列举措,助力打造具有竞争优势的世界级汽车产业集群。

根据《方案》,到2025年,广东省汽车产量突破 430万辆,汽车和零部件制造业营业收入分别超1.25万亿元和5900亿元, “整零比”达到1:0.9;打造2-3个产值超1000亿元的汽车零部件特色产业园,培育1家营业收入超500亿元、3-5家超百亿元的零部件企业集团、100家以上省级“专精特新”汽车零部件企业,车规级国产芯片当年应用总量比例系数达到20%。

推进稳链强链补链

“没有零部件产业,就没有汽车产业;零部件产业强,则汽车产业强。我们之前总是误以为‘供必应求’,但现在整车企业还是不是甲方,真不好说。不少整车企业的老总们,都和我讲过心里话,说现在是真难,不得不去找芯片企业‘公关’,因为没有芯片就没有产量,没有产量就没有销量,企业怎么运营?从‘供必应求’到‘供不应求’,一字之差,天地之别。”

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院长赵福全在2022中国汽车供应链大会上强调,当前汽车产业必须要重新审视汽车供应链的重要性和战略价值。

“去年缺芯,今年很有可能是既缺芯又少电,明年可能还会有新的情况,所以供应链问题将是未来整个汽车产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这已经不只是汽车产业自身,而是整个国家乃至全世界都不得不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

事实上,汽车产业链复杂且冗长,多年来已形成了较为成熟的“主机厂-tier1-tier2-tier3-tier4……”树状供应结构。目前全国汽车产业链分工明确,包括芯片在内的多数关键核心零部件集中在长三角地区。但今年上海等地的疫情打断了中国汽车工业的正常运转,珠三角尤其是广州汽车产业遭遇不小的挑战。

以芯片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广汽集团获悉,2022年二季度的芯片短缺达3.3万片,主要是控制类芯片、驱动类芯片以及集成电路的芯片。

当下产业链供应链安全问题成已为稳定经济和健康运行的重要威胁。而对广州乃至广东汽车行业而言,汽车零部件产业竞争优势不突出,产业根植性和近地化配套不足,自主创新能力不强,是必须补足的一块短板。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汽车产业整零比为1:0.78,尤其是广州汽车产业整零比仅为1:0.35,相较汽车工业发达国家1:1.7的整零比例,零部件产业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同时广东零部件合资企业以日系为主,自主创新能力不足;动力系统、底盘控制、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等车用关键芯片均被国外巨头垄断,对外依存度较高。

此外,与长三角地区拥有较多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利润率的核心零部件产业相比,广东省仍有不小差距。2021年广东省规模以上零部件和配件企业912家,占全国比例为6.7%。2021全球汽车零部件企业百强榜中,广东省仅有1家入榜;2021 年全国零部件企业百强榜中广东只有10家,最高排名的广汽零部件仅位居第7。

日前广汽中报沟通会上,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主要整车厂带动下,广州市拥有零件企业500多家,但当前广州整车零部件产值偏低。“一台车1元的价值,只有0.33元来自广州的零部件供应商,比例偏低,其他都要靠省外;而上海是1:8.89,可以实现对外供给。未来广州整车和零部件协同发展的前景值得期待。”

一方面广东省汽车零部件产业面临着不小的挑战,另一方面,广东省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加速发展推进构建安全稳定的供应链体系,稳链补链强链控链提上日程。数据显示,1-7月,全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2.20万亿元,同比增长3.2%。支柱行业中,汽车零部件供给情况较好,新能源汽车企业产销两旺,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增长18.5%。

根据《方案》,到2025年,广东省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将进一步增强,广东省汽车和零部件制造业营业收入分别超1.25万亿元和5900亿元,“整零比”达到1:0.9。

三大支撑载体、六大关键环节

除了对整零比作出要求外,《方案》提出,到2025年,广东省打造2-3个产值超1000亿元的汽车零部件特色产业园,培育1家营业收入超500亿元、3-5家超百亿元的零部件企业集团、100家以上省级“专精特新”汽车零部件企业,车规级国产芯片当年应用总量比例系数达到20%。

《方案》提出,广东要在园区、平台、基金等方面构建三大发展载体,建设5个左右省级汽车零部件特色产业园区,打造一批产业协同创新平台,推动设立省汽车产业发展基金。

具体来看,广东省将差异化布局5个左右省级汽车零部件特色产业园区——支持广州、深圳、佛山、肇庆围绕整车企业一级供应商布局产业园区,引导珠海、汕头、韶关、梅州、惠州、东莞、中山、江门、阳江、湛江、清远等地市规划布局汽车零部件二、三级供应商产业园区,构建零部件产业梯度发展格局。

此外,广东省将聚焦关键技术、核心材料、关键零部件、工业软件、制造装备等短板弱项建设研发创新平台;同时支持汽车整车企业、自动驾驶头部企业联合搭建自动驾驶平台,以及构建汽车芯片应用验证公共服务平台,搭建“1个综合性平台+N个验证实验室”公共服务体系。

国内某大型车企高管曾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车规级芯片需要反复验证,上车需要很长周期,建议加强国家层面的认证。“如果国家级验证中心可以验证,或者把各厂家验证的结论集中到一起,并推荐一些标准化的东西,可以减少验证并提升验证效率。”

除了三大载体支撑,《方案》明确,广东将在动力总成、底盘系统、智能网联、车身系统、工业软件、仓储物流等筑牢六大关键环节基石,提高汽车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和竞争力。

在发展壮大智能网联上,《方案》要求,加快智能网联汽车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加快发展汽车新型电子电气架构,并开展汽车芯片应用推广示范,重点布局广州、深圳、珠海。为提高自主芯片应用水平,广东将开展汽车芯片战略储备,突破汽车芯片设计、制造、封装等关键环节。

动力总成方面,提升混合动力系统应用比例,加快发展电池电机电控,建立燃料电池关键零部件和材料研发制造体系;底盘系统方面,提升线控底盘集成化开发水平,加快掌握智能制动系统核心技术,提高转向系统配套能力,并拓展大型底盘近地化配套资源;车身系统上,推动车身轻量化发展,优化车身系统配套供应商布局,并加快数字化转型。

在赵福全看来,解决供应链问题一定要标本兼治,短期解决“保供”的问题,长期要加快打造软硬融合、强韧性、高安全,同时又兼顾效率和成本等指标的供应链,这应该是国家和企业当前最大的战略之一。

“要摒弃那种‘车到山前必有路’的错误想法,要努力实现供应链体系的长治久安。这需要产业实践和理论创新双管齐下,在多点供应与命运共同体,订单式管理与内外部资源联动,核心技术受控与开发生态,以及高效率、低成本与高安全、强韧性之间,寻找最合理的平衡点。”赵福全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