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蔚小理”上半年亏损近96亿:新造车难逃盈利魔咒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左茂轩 北京报道 随着蔚来在9月6日晚间发布2022年二季度财报,蔚来(NIO.US/9866.HK)、小鹏汽车(XPEV.US/9868.HK)、理想汽车(LI.NASDAQ/2015.HK)全部交出了2022年上半年的成绩单。

今年第二季度,由于上海地区疫情对供应链造成的冲击,“蔚小理”的交付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小幅下滑。而由于价格更高的高端轿车ET7开启交付,蔚来的营业收入首次突破100亿元,达到102.9亿元;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的营业收入环比一季度小幅下滑,分别为74.36和84.3亿元。今年上半年,三家企业的营收分别为202、148.9和182.95亿元。

不过,三家企业均出现了2021年以来最高的单季亏损额,蔚来、小鹏、理想分别亏损27.57、27.01和6.41亿元。今年上半年,三家企业的亏损额分别为45.4、44.02和6.52亿元。由于电池材料的价格上涨,三家企业的整车毛利率都出现下滑。

车卖得多了,亏损却在扩大。目前来看,三家企业销量的规模化充满难度、市场竞争正在加剧,后续智能驾驶全栈自研还要投入大量的费用,扭亏的前景仍然扑朔迷离。

迈过“生死线”之后,“蔚小理”正集体面临着新一轮危机。

今年以来,三家企业的股价均出现了大幅下滑。截至9月7日美股收盘,蔚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的市值分别为295.8亿美元、137.7亿美元和277.9亿美元。

市场上开始出现“蔚小理”在快速衰落的声音,在传统车企加快投入智能电动汽车赛道、华为百度小米虎视眈眈的情况下,“蔚小理”的护城河并不稳固。

各有危机

两年前,“蔚小理”的集体危机主要受困于资金,两年过去,“蔚小理”走出了不同的发展战略,现下则酝酿着不同的危机。

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的累计交付量为6.9万辆,是造车新势力的销量冠军。此前,小鹏汽车曾表示“今年计划交付25万辆,并冲击30万辆”。这一目标显然已经无法实现。

销量的压力之下,小鹏汽车率先打起了“价格战”。

7月以来,小鹏汽车线下门店就开始通过推出优惠活动“变相降价”拉动销量,但效果并不理想。7、8月小鹏汽车的销量分别只有11524辆和9578辆,在新能源车市整体走高的情况下,小鹏汽车的销量却在逐月下滑。

由于车型售价更低、盈利空间受限,小鹏汽车的毛利水平远低于蔚来和理想,通过走量更快实现规模是小鹏汽车优化业绩的主要途径。不过,市场端的疲软已经出现。

虽然在销量上领先于蔚来和理想,但小鹏在二级市场上却被资本冷落。今年以来,小鹏股价从1月的51.5美元高点跌到了目前的16美元。

想要冲击更高的销量,小鹏汽车需要新车。小鹏汽车对于新车型G9报以厚望,但G9所在的中大型纯电SUV市场是一个竞争尤为激烈的红海市场。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与理想和蔚来高举高打的战略不同,小鹏汽车切入的更加主流的大众消费市场,主打智能化差异竞争路线,小鹏汽车的品牌调性对于其溢价能力也造成了影响,这也是小鹏汽车毛利率远低于蔚来和理想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产品和企业战略的优化,强化品牌,是小鹏汽车接下来能否突破桎梏要解决的难题。

近期,理想汽车也出现了新的麻烦。理想ONE突然降价两万引发老车主集体不满,随后理想汽车董事长李想又表示理想ONE将停产,理想汽车将推出新的车型L8,更是让老车主的不满情绪再次点燃,引发集体维权。

之所以出现这一情况,和理想汽车推出的第二款量产车理想L9有关。

理想汽车凭借理想ONE,精准定位“奶爸车”、增程式纯电减轻里程焦虑额打开了市场局面,单一车型实现月销破万。继续瞄准这一市场,理想汽车在今年6月发布了理想L9。

L9只拥有一个配置,售价为45.98万元,比理想ONE贵了11万元。就像是理想ONE的加强版,同样面向家庭用户,这款全尺寸SUV对标的竞品是百万级豪华SUV奔驰GLS、宝马X7。李想称其为500万以内最好的家用SUV。

虽然,李想在发布L9之际就称不担心这款车会影响理想ONE的销量。但理想L9和理想ONE的受众高度重叠,分走大量订单,并没有给理想汽车带来整体上的增量,理想ONE销量的大幅下滑,让理想汽车不得不自己亲手砍掉理想ONE。

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持续不断地通过精准定位某类人需求的产品,并持续让用户买单,这似乎是一个竞争壁垒。再次聚焦一个细分市场,L9或许可以复制理想ONE的成功,但无法让李想和他的理想汽车从一个“奇兵”战术公司,转型为依靠体系能力打仗的正规军。

相比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蔚来汽车的护城河更加稳固。

蔚来汽车最大的优势在于高端品牌的形象已经树立,在30万元以上的纯电市场占据着较高的市占率。但为了用户体验而投入的大量资金、换电基础设施的建设与运营投入,都让蔚来汽车的成本居高不下,亏损额一直在新造车企业中最高。

蔚来接下来要解决的问题,主要是通过规模分摊成本,才能推动亏损的减少。蔚来新推出的ET5就显得非常关键,蔚来总裁秦力洪称,ET5的目标是要快速达到月销破万、超过宝马3系。

“产能爬坡有过程,尤其新产品。ET5在12月交付过万,我们各方面准备都很充分,内部目标更高。Q4会逐月打破记录,逐月上涨,12月份毫无疑问是最高峰。”9月7日,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在财报会上表示。

除了ET5之外,蔚来提升规模的另一个策略是打造更多的新品牌。

去年,蔚来已经公布了第二品牌的消息,将聚焦20万元市场。今年,蔚来则宣布进一步下探10-20万元的市场,有意推出第三品牌。

也就是说,蔚来即将进入一个企业战略的切换期,从类似于专注高端品牌的“奔驰、宝马”,到成为像“大众”一样的多品牌公司。

不过,蔚来现在是否具备成为一家规模经济型汽车公司的体系能力,需要打一个问号。子品牌和第三品牌对蔚来品牌的调性造成的影响,也需要作出更好的平衡。

强势追兵 

目前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正处于一个“春秋时代”。除了风格鲜明的“蔚小理”,销量领先的比亚迪、特斯拉、上汽通用五菱之外,传统车企孵化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开始走量。这些企业都在给“蔚小理”带来更大的竞争压力。

广汽埃安月销量已经持续突破2万辆,广汽集团总经理冯兴亚在日前财报沟通会上透露,力争今年10月埃安第二条生产线投入运行,挑战年销30万辆目标。广汽埃安将于2023年底实现IPO,拟成为新能源汽车科创板第一股。

吉利旗下极氪汽车今年8月交付7166辆极氪001,环比增长42.7%,同时8月极氪001大定订单(指已交5000元不可退定金的订单)继续破万。据了解极氪001平均大定订单金额超过33.6万元。极氪智能科技CEO安聪慧表示:“极氪全年7万辆的销售目标目前并未改变。”

东风岚图、上汽智己近几个月销量也在快速增长,长安联手华为和宁德时代打造的阿维塔也即将进入市场。

“所有的行业都需要有进来搅局的鲶鱼,对新势力带给大家的冲击,在产品、营销模式、用户运营上所带来的冲击,老厂家学的很快。同时,他们又有比较成熟的生产体系和对供应商的把握权。“罗兰贝格全球高级合伙人、大中华区副总裁郑赟接受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在智能电动汽车领域,造车新势力走在行业发展的前面,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帮助很多全新零部件配套从无到有、逐渐走向完善,但为此花费了大量的资金。而后入局的传统力量本身就有更好的成本控制能力,现在的智能电动汽车供应链体系打造也较两三年前难度大为降低,追赶的势头也就更为猛烈。

受到瞩目的还有华为和小康合作的赛力斯AITO品牌,AITO今年迎来走量,8月首次实现交付过万。官方数据显示,问界系列车型8月交付量超1万辆,环比增长约38.97%。M5纯电版已经于9月6日正式发布,华为高管余承东拿其与特斯拉Model Y对比,扬言多项指标超越。

“用户对于现在的辅助驾驶技术是趋于谨慎的,尤其是近两年出现的事故并不少。反而更加直接的智能座舱体验优化,对于用户的吸引力更大。华为在智能座舱的优势,吸引了不少消费者选择AIT0。“一位曾在多家新能源汽车公司就职的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当然,明年量产车上市交付的百度、后年推出量产车的小米,毫无疑问也将对整个行业的格局带来巨大的冲击。

而且,这些科技公司对于“蔚小理”护城河的冲击力,或许比传统势力更大。

“蔚小理”都坚持全栈自研智能驾驶,从而形成在智能电动汽车时代的产品竞争力。不过,全栈自研也意味着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而目前,受制于法规的限制、技术的难度,自动驾驶仍在L2+阶段,“蔚小理”虽然相对于其他车企有所领先,但优势有限。在自动驾驶没有进入完全自动驾驶阶段,现阶段的智能驾驶功能对于用户的影响力始终有限。

同时,传统主机厂联合科技公司开发自动驾驶不仅在投入上会更低,技术的水平也可能追赶上“蔚小理”。如果“蔚小理”在技术上无法保持领先,这些强势的竞争对手们对比成本和规模的优势也就会放大。

新一轮危机,“蔚小理”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