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INE原油大幅回落,多因素促使投资者获利了结

INE原油大幅回落,多因素促使投资者获利了结INE原油大幅回落,多因素促使投资者获利了结

周四(3月10日)上海原油价格收盘下跌104.7,跌幅13.01%。主力合约2204终盘收于700.30元/桶,跌13.01元/桶,OPEC增产预期升温,IEA继续释放原油储备等多因素促使投资者获利了结,技术上多头平仓出现踩踏,最终使得油价大幅度回落。

期货合约和成交情况一览

交易综述与交易策略

(INE原油日线图)

交易逻辑:油价短线波动在加剧的同时,趋势性的上行风险依然延续,仍有可能继续创新高。当前最为核心的因素在于俄罗斯原油对外出口已经受到了实质性影响。乌克兰战乱下黑海航线安全体系崩塌。整体来看,油价没有止跌的迹象,仍然有望延续强劲升势。不过,连续上涨之后,投资者应该开始对可能的回落调整做出警觉,大量的多头积累,可能会发生高位踩踏。

技术面来看,油价的整体k线仍然位于均线上方,且均线发散向上,同时MACD、RSI等指标均显示出多头力度仍较为强劲。表明价格仍然有望进一步走高。

阻力位:INE原油823.6,美油130.00

支撑位:INE原油803.0,美油127.05

中国及海外消息

3月10日国内原油期货跌停
今日,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日间盘原油期货合约跌停,成交活跃,持仓减少。国内原油期货主力2204合约开盘760.0元,截至日间收盘,收报700.3元,跌13.01%或104.7元;结算价为742.1元;成交量为191044手;持仓为34148手,日盘持仓减少2438手。

截至3月9日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4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5美元,收于每桶108.7美元,跌幅为12.13%;5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6.84美元,收于每桶111.14美元,跌幅为13.16%。

阿联酋敦促OPEC+加快增产,但最终决定权或在沙特和俄罗斯手中
阿联酋表示将呼吁OPEC+成员国加快提高石油产量,这个戏剧性的反转可能令阿联酋与其他OPEC+产油国形成对立。阿联酋驻美国大使周三发布声明称,“我们赞成增产,会鼓励OPEC考虑提高产量”。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阿联酋在发表评论前未与其他OPEC+成员国协商过。初步迹象显示该国这个提议会在OPEC+内遭到阻力,伊拉克石油部长已经表示,现在的产油速度已经足够。
沙特能源部暂未做出回应。但阿联酋的声明看起来很可能引发这两个海湾国家间的紧张关系,去年他们已经出现过一场激烈争斗。

原油价格闻讯下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阿联酋的决定表示欢迎,称支持提高产量“是稳定全球能源市场的关键一环。确保世界各地有充足的能源供应至关重要。”

到目前为止,OPEC+对于白宫和其他消费国的增产呼吁持抵制态度,他们认为近期布伦特油价飙升至近140美元主要是地缘政治局势推动,并非供应出现真正短缺。

伊拉克石油部长Ihsan Abdul Jabbar Ismaael周三坚持了这一立场,称没有必要改变计划。他表示 ,“我们认为OPEC+现有的增产计划已经可以满足需求,额外的释放石油可能损害市场。”

在最近一次会议上,OPEC+只经过13分钟讨论就决定坚持其缓步增产计划,对于俄乌冲突这个导致油价高涨的主因未置一词。OPEC+下次会议将于3月31日举行。

任何增加产量的建议,特别是被认为能帮助西方戒除对俄罗斯原油依赖性的建议都可能造成OPEC+内部的不合。在上周与沙特王储Mohammed bin Salman的通话中,俄罗斯总统普京对于一切旨在“使全球能源供应政治化”的行动表示谴责。

Rapid Energy Group的董事总经理Scott Modell表示,阿联酋在说华盛顿想听的话,但3月31日的最终决定还是要听利雅得和莫斯科的,如果阿联酋独自加快增产,OPEC+的团结就会摇摇欲坠,阿布扎比方面可能不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国际能源署:6000万桶若不够 或可释放更多原油储备
国际能源署署长法提赫·比罗尔9日说,如有必要,国际能源署成员可释放更多原油储备,以减轻油价上行压力。国际能源署总部所在地法国巴黎当天举行一场能源会议。比罗尔在会上说,国际能源署此前宣布释放6000万桶原油储备,是对当前形势的“初步回应”。这只占我们库存的4%。如果有必要且各成员国政府也决定这么做,我们可以向市场提供更多原油。

比罗尔还说,国际能源署下周将就如何快速减少石油消耗发布一份“十点行动方案”,着重于交通运输领域。在原油市场上,最为困难的月份在夏季,就是六七月份的所谓‘驾车季’,届时需求会增加。

国际能源署有31个成员国,不包括俄罗斯。本月1日,国际能源署成员决定联合释放6000万桶原油储备,包括美国承诺释放的3000万桶原油储备。这一规模不及市场预期。据估算,6000万桶原油相当于俄罗斯6天的原油产量或12天的原油出口量。分析人士认为,在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不改变产量政策的情况下,国际能源署这一动作对市场的影响很小。

随着乌克兰危机持续,市场对能源供应的担忧加剧,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7日盘中价格一度达到每桶139美元,为近14年来最高,约为去年12月低点的两倍。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布鲁诺·勒梅尔9日警告,当前能源形势堪比1973年石油危机。当年危机造成滞胀,“这是我们在2022年要避免的”。

第四次中东战争1973年10月爆发,多个欧佩克成员国宣布禁止向美国等支持以色列的国家出口石油,油价暴涨3倍,引发多国经济衰退和严重通货膨胀。俄罗斯是世界主要产油国之一,也出口大量天然气和煤炭。美国总统约瑟夫·拜登8日宣布将对俄罗斯实施能源禁运,欧盟当天也宣布将寻求大幅减少从俄罗斯进口油气。

欧佩克秘书长穆罕默德·巴尔金多8日在美国剑桥能源周会议上发表讲话,再次强调当前全球产能无法填补剔除掉俄罗斯出口石油份额后的空白,呼吁不要将能源问题“政治化”。

美国提出进口委内瑞拉原油
美国政府提出进口委内瑞拉原油,作为交换,美国放松对委内瑞拉经济制裁。不过,美国国务院和委内瑞拉石油公司尚未回应此事。英国媒体援引两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美国政府官员明确表示,他们首要任务是确保美国能源供应。美国对委内瑞拉制裁做出任何放松,都以委内瑞拉直接把石油运至美国为前提。

原油价格飙升之际 美国石油业高管将与拜登政府官员会面
石油行业高管本周将与美国官员会面,能源价格飙升和安全担忧加剧将这两个自拜登就任以来关系一直疏远的群体聚集到了一起。

据知情人士透露,包括部长Jennifer Granholm在内的美国能源部官员将在休斯敦举行的CERAWeek会议间隙与埃克森美孚、壳牌和一些页岩油生产商的代表会面。由于会议未公开,知情人士要求匿名。

原油价格周二飙升至每桶130美元以上,创下2008年以来最高水平,此前美国和英国表示将禁止进口俄罗斯石油。美国是为数不多的中期内能够帮助替代俄罗斯能源出口的国家之一。但高管们经常抱怨与拜登政府对话甚少或几乎没有对话。业内认为,如果要拿出增产所需的大量资金,就需要政府提供更具支持性的能源政策和表态。

机构观点

高盛:包括原油在呢,全球大宗市场面临史诗级冲击
高盛在其最新研报中发出警告称,在地缘政治局势日益紧张的背景下,从原油到谷物,全球都将面临史上最严重的冲击之一。该行分别上调了它们今年的目标价。而在这之前,高盛就是大宗商品的大多头,近阶段不断重申大宗商品“超级周期”已经到来。

高盛表示,如果俄罗斯因这场冲突而削减三分之二的海上石油出口,那么布伦特原油价格今年可能达到175美元/桶,全球经济正面临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能源供应冲击之一。高盛在最新报告中表示,俄罗斯600万桶/日的海运原油和产品出口中损失200万桶/日,可能会使布伦特原油现货期货价格达到145美元/日,而400万桶/日的损失将要求价格达到175美元/日。

我们认为,对俄罗斯的制裁可能会导致全球石油供应的大幅下降,从而重新绘制全球能源地图。该行指出,释放紧急石油储备、提高欧佩克产量以及取消对伊朗的石油制裁将无法弥补供应短缺。虽然所有这些措施都有助于抵消俄罗斯海运出口的大幅下降,但它们将使全球石油市场没有缓冲,仍然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破坏需求。该行补充道。

高盛表示,其目前的基本预测是,由于俄乌冲突仍在加剧、西方制裁不断升级,俄罗斯石油出口将受到每日160万桶的影响。因此,该行表示,已将2022年布伦特原油现货价格预测上调至135美元/桶,2023年预测为115美元/桶,分别高于此前预计的98美元/桶和105美元/桶。

油价趋近历史极值高位或难持久
海通证券的分析师指出,布伦特原油目前已经冲击上130美元/桶,接近2008年148美元/桶的历史高位。然而这轮涨势并不是全球经济复苏拉动的,而主要是俄乌冲突引发。市场价格波动还是要取决于战事发展的情况。目前第三轮谈判无果,能源价格形势也将瞬息万变。

采访中分析人士多认为,当前地缘冲突仍存,国际能源价格短期仍存在价格推涨动力,但中长期看,战事不可持续,价格冲高回落风险较大。美对俄禁止能源进口,也会导致其他一些西方国家跟随。目前看俄罗斯每天700万桶的石油缺口,短期难以弥补。即使前期美国和EIA向市场投放了6000万桶石油战略储备,对全球市场每天1亿桶的需求而言,也是杯水车薪。目前局势下,原油价格短期或仍维持高位震荡。然而中长期看,俄乌战事不可能成为持久战,因此原油价格持续维持高位的可能性也不大。

金联创分析师奚佳蕊表示,3月7日布伦特原油期货盘中价格接近每桶140美元,已经接近了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的最高价位。然而2008年通货膨胀导致全球经济危机,使得国际油价在短暂“超级暴涨”后迅速惨跌的教训历历在目。当前油价暴涨是地缘政治引发,而地缘政治具有很大的弹性。如果俄罗斯与乌克兰达成协议,西方很可能部分解除对俄罗斯制裁,而且世界也需要依赖俄罗斯能源,如果有这样的情景发生,加之伊核问题接近,国际油价可能跌至每桶70美元左右。但如果俄乌局势始终得不到缓解,那么原油价格将很快刷新2008年的历史最高价格,并向150美元/桶的位置发起冲击。

香港中睿基金首席经济学家徐阳也认为,目前美欧虽然宣称禁止俄能源进口,但其实这些国家原油等能源商品从俄罗斯进口的缺口很难通过其他途径填补。现实就是美欧等地区的企业,仍然还在进口俄罗斯的石油。如果俄乌冲突进一步升级,不排除俄对欧美等地区商品供给彻底断供的可能,因此现在市场不确定性较大。

他认为,目前市场主要是有交易资金在其中投机炒作,使得期货价格脱离基本面上行。不过未来这些脱离基本面上涨的商品都会逐个回到合理区间。当前大宗商品的上涨加剧了全球经济通胀预期,使得国内商品价格飙升,尤其是期货市场,这会对各行业中下游造成影响,抬高生产经营成本,加剧通胀可能,延缓经济发展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