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不爱闹市爱海岛,新一批私募近三成花落海南

不爱闹市爱海岛,新一批私募近三成花落海南不爱闹市爱海岛,新一批私募近三成花落海南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搞私募,就下海南岛!”梳理最新一批在中基协备案的43家私募基金,私募老总们选择将注册设在海南自贸港的就多达12家,占比高达27.9%。

去年4月,央行等四部门发布的《关于金融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意见》指出:“支持海南相关基金发展,支持公募基金落户海南,支持符合条件的机构在海南依法申请设立合资公募基金管理公司。”

时隔一年,公募基金落户海南的事情,依然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但私募基金南下海南岛的热情却被彻底点燃,自去年以来,一大批新生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将注册地和办公地均设在海南。

“新长期、新起点、新机遇,值得纪念的一天!”几个月前,长盛基金前FOF业务总监赵宏宇在获知自己注册的新长期(海南)私募基金“办理通过”后,发朋友圈庆祝道。

从人声鼎沸的一线城市到椰树婆娑的海南岛,赵宏宇正迎来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同行——他们都曾经供职知名公募机构,浸淫资本市场多年,“奔私”后不约而同地又在海南岛重聚。

“搞私募,就下海南岛!”
4月11日,魏巍所在的海南璞工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拿到了中基协私募备案的“新生册”,在这家成立不到一年的私募基金,他担任的职位是合规风控负责人。

在今年1月正式加盟海南璞工私募之前,魏巍曾在泰达宏利、嘉实基金工作多年。早在2008年6月,他就到了泰达宏利基金研究部,担任研究员,这一干就是三年时光。

三年后的2011年夏天,魏巍到了深圳一家创投基金担任投资总监,两年后他离开金融机构,直接投身一家互联网公司——在奇虎三六五智能硬件投资部,担任高级投资经理。

2015年股灾后,魏巍加入中信证券,担任新三板业务部副总裁,也正式凭借着这三年投资履历,嘉实基金研究部给他抛来了橄榄枝,而给他的角色,也是新三板投资的负责人。

随后的几年,魏巍又先后转战过两家知名私募基金,担任投资总监和风控合规负责人,直到结识了陈智斌,后者刚刚成立的海南璞工私募,正在物色一位既熟悉投资又懂风控的合伙人。

作为海南璞工私募的创始人兼总经理,陈智斌早年曾在摩根大通银行投资银行股工作,后去了两家投资管理(咨询)公司的投资部任高管,直到2021年7月,他加入海南一家科技公司,自此与海南结缘。

四个月后,在海南三亚海棠区的一个基金小镇上,陈智斌注册了海南璞工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不过办公地仍设在深圳。备案信息显示,苏州致芯华创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9%,他本人持股51%。

“海南派”私募蔚然成风
就在陈智斌拿到中基协私募基金备案资格的同一天,罗韬创办的亦赋私募基金管理(海南)有限公司,也在中基协完成了登记认证。他们都将注册地设在海南三亚,不同的是后者的办公地位于杭州。

相比北、上、广、深的私募,杭州的私募圈以量化投资闻名。从私募管理人的公式信息看,在创办私募基金之前,罗韬曾在杭州两家知名私募基金担任量化研究负责人和基金经理。

2017年2月,罗韬加入杭州雸昇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量化研究负责人。三年后,疫情肆虐之初,带着在上一家机构的履历,他加盟了更为市场所熟知的敦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担任基金经理。

尽管在敦和资管只有一年半,罗韬已萌生了创办一家私募基金的想法。2022年1月,他注册了亦赋私募基金管理(海南)有限公司,并将公司注册地设在了海南岛三亚市。

无论是来自公募基金的“公奔私”,还是来自私募基金的“私奔私”,当他们不约而同地将注册地设在海南,尽管办公地仍设在自己熟悉的城市,但他们的身份也多了一个标签:“海南派”。

梳理2022年4月11日这一批新备案的私募基金,在43家私募中,注册地设在海南的就多达12家,占比近三成,而从私募老总或合伙人的履历看,他们亦多来自知名公私募基金。

从掌管数十亿、甚至数百亿资金的公募基金经理,到一家名不见经传的新私募基金合伙人,抛弃的是“声誉”、“平台”和可观的“业绩报酬”,换来的却是一个崭新、却又未卜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