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AKING NEWS

欧洲能怎么办?俄气轻松撇清北溪断气责任:西门子无法维修

欧洲能怎么办?俄气轻松撇清北溪断气责任:西门子无法维修© Reuters. 欧洲能怎么办?俄气轻松撇清北溪断气责任:西门子无法维修

财联社9月3日讯(编辑 潇湘)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周六(9月3日)表示,德国西门子公司正参与北溪-1管道装置的维修工作,检测到了故障并准备修复它们,但没有地方可以进行维修工作。

在俄气发表上述声明的前一天,该公司表示,在其所称检测到的涡轮机漏油问题得到解决之前,不会恢复通过北溪-1管道向德国供应天然气。维修工作只能在一个专门进行安装的车间进行。

“西门子公司正在按照目前的合同参与维修工作,并在检测故障……准备修复漏油。只是无从修理,”俄气在Telegram上写道。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总裁米勒也表示,德国西门子公司实际上无法进行“北溪”管道用涡轮机的定期大修,该公司无处进行这项工作。

据俄气方面的说法,其周五在与德国西门子公司共同对“波尔托瓦亚”压气站唯一一台涡轮机组技术维护期间,发现了漏油情况,公司无法确保该台仅剩的涡轮机的安全运行,不得不将整条天然气管道关停。西门子公司的代表已在文件上签字证实漏油情况。

双方互相甩锅

克里姆林宫方面周五指责称,西方的制裁扰乱了北溪-1管道的运营,并对常规维护工作设置了障碍。

俄罗斯总统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缺乏技术储备一事中没有过错,缺乏储备会危及整个系统的可靠性。

“没有技术储备,只有一台涡轮机在工作,请你们想一想。实际上,没有储备不是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过错。整个系统的工作可靠性正受到威胁,”佩斯科夫称。

不过,西门子否认了俄气的说法。

西门子能源表示,该公司尚未受命开展这项工作,但可以派人去做。该公司补充称,俄气报告的泄漏通常不会影响涡轮机的运行,可以在现场进行密封。这是维修工作中的例行程序。在过去,这种类型的泄漏的发生并没有导致运行的停止。

西门子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多次指出,在波尔托瓦亚压气站有足够的额外涡轮机可用于北溪1号的运行。”

没了北溪会如何?

根据统计机构Statista的数据显示,2021年,北溪-1天然气输送量达到了592亿立方米,比该管道设计的年输送量还高出42亿立方米。据IEA统计,同年欧盟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总量为1550亿立方米。这也意味着北溪-1管道去年的输送量占欧盟进口俄天然气的近40%。

自6月以来,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已削减了北溪-1管道的运能,使输气量降至了正常水平的20%,并导致欧洲天然气价格上涨了逾一倍。

而一旦北溪-1管道彻底无限期停运,欧洲很可能进一步被逼入绝境。

根据俄气的数据,俄罗斯主要通过三条管道路线向欧洲出口天然气:

一是北溪-1管道——通过波罗的海进入德国,并进一步进入荷兰、法国、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

二是亚马尔-欧洲管道——经白俄罗斯至波兰,再到德国的Mallnow压缩气站;

三是Velke Kapusany——经乌克兰至斯洛伐克,管道通过分支出口到捷克、奥地利,并进一步出口至北欧和南欧国家。

而自2021年12月底至今,除今年3月上旬短暂恢复西向输气外,“亚马尔-欧洲”管道波兰至德国段一直处于反输状态——自德国向波兰输气。这也意味着北溪一断,俄罗斯向欧洲的供气,将只剩下途经Velke Kapusany的这仅有的主要管线勉力支撑,而该管线今年的流量也远远低于往年。

尽管随着欧盟在冬季供暖季节到来前实现存储场所充电站容量达到80%的目标,天然气价格有所回落。但是,如果没有俄罗斯的正常出口流量,仅靠储存的天然气库存并不足以满足冬季需求。

德国和其它欧洲大型经济体目前已计划将天然气需求削减15%,以避免严重短缺,不过它们可能仍需要实行定量配给,今冬停电的可能性正越来越大。

欧盟各国能源部长将于下周五在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进一步讨论他们的过冬准备工作,包括如何缓解天然气价格飙升对电力成本的影响。